《鸡毛飞上天》张译演绎创业版阿甘:不凡命运

电视剧 2017年03月13日 点击:220
[摘要]《鸡毛飞上天》通过陈江河一家三代的命运调度,以“鸡毛换糖”的陈江河和妻子骆玉珠的创业和感情为经纬,深入展现浙商乃至中国商人亲身体验过的坎坷又辉煌的改革发展之路。

《鸡毛飞上天》张译演绎创业版阿甘:不凡命运

正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热播的时代商业大剧《鸡毛飞上天》以其独特的时代韵味、主人公奋发图强的人格魅力受到越来越多观众的关注,剧中张译饰演的主人公陈江河生于改革初期,一边物资匮乏、食不果腹,一边还有上一辈人的思想枷锁层层束缚,面对生活压迫时的苟且,他总自命是根“轻贱的鸡毛”。然而,平凡的他却在不可能的生活环境中造就了种种可能,最终在时代洪荒中脱颖而出,创造出了专属于他的商业帝国。这一角色的塑造与“阿甘”如出一辙,同样的命运经历、不屈的奋斗历程,以及终获成功的目标,令人赞叹。

先天不足,命途多舛:陈江河阿甘初生命运同悲凉

在出生命运上,陈江河与阿甘之间都存在自甘堕落的可能,一个被遗弃,一个先天弱智。在《鸡毛飞上天》中,陈江河是被陈家村村长陈金水挑着糖担在雪地里捡回家的弃婴,没有亲生父母的温暖呵护,而是在陈家村挨家挨户的吃着百家饭成长的。他从小被“敲糖帮”里鸡毛换糖的谋生手艺耳濡目染,并传承了老一辈人“进十出六”的经商理念,却跳出了老祖宗的条条框框,将鸡毛换糖的单一经营模式逐步升华,最终成为业界领头人。陈江河并未因命运的不公而妥协,却在“大锅灶”的环境中养成了一个具有魄力和胆识的男子汉。

同陈江河一样,一个人的出生命运由不得自己选择,阿甘就是生来弱智。七十五分的智商达不到他入学的标准,甚至被人们归类成了“傻子”,但幸好他拥有一位性格坚强的妈妈会时常鼓励他。先天性的缺陷和等级划分刚好可以理所应当的将阿甘堕落下去,但他却用最温暖和耿直的方式否定了这些假设,从橄榄球明星、越战英雄、乒乓球外交使者再到亿万富翁,阿甘始终都在人生路上同命运赛跑,充满正能量。

角色屹立,见证时代:陈江河阿甘同是小人物却见证时代变迁

陈江河与阿甘见证了各自的时代更替,他们的故事所折射的都是时代洪流下最平凡不过的缩影,每一个平凡的人,都可以为一段时代背书。

在二战疮伤尚未愈合的时代下,萎靡成了人们常态的价值观,上天为出生于闭塞小镇的阿甘关闭了一扇可以正常生活的窗户,却又为他打开了一扇心地从善的大门。在阿甘的人生中,经历过太多见证时代变迁的大事件,它们的发生是历史的交替,却也恰恰反应出了阿甘对人生的执着追求和奔跑不停地脚步。

如阿甘一般在历史变迁中执着追求的陈江河出生于改革开放初期,生长在世世代代以鸡毛换糖手艺谋生的义乌陈家村,从商之路是他人生中的必然,但也是他命运沉浮的始终。70年代的经商活动还备受争议,救命恩人陈金水由带队换糖变成了带头反对换糖;初涉经商路时的陈江河身处计划经济时代,换做鸡毛的还是自家熬的糖或乡邻间的物物交换;改革开放后陈江河又开了作坊铺,带头领着村民发家致富;经济活跃时下海探路;陈江河顺应国家“一带一路”政策实现出口贸易,最终从他从一个小商贩变成了引领义乌小商品市场迈出国门的商业巨人。而以陈江河为代表的义乌商人,正是在这种大氛围中一步步走向成功,以他折射的情怀也不止限定于人物本身,而是整个国家的经商情怀,一段切属于中华儿女的中国梦情怀。

坚忍不拔,精神秉承:陈江河阿甘逆境中的奋斗精神值得借鉴

成功人士的必备条件是:“不怕苦,坚决不认输。”阿甘与陈江河之间恰恰具备了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无论是出生命运的辗转,或是时代见证下的折射,亦或是人物本身的性格驱使。

阿甘的世界里没有膨胀与浮夸、虚情和假意。从拿到大学奖学金顺利毕业;在战场上救下战友获得荣誉勋章;从美国东部到西部的过程中间接帮助别人实现生意上的成功,阿甘一直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寻找真实的自我,乐观向上,他的“傻人有傻福”来自于自我的积累。也许命运充满着不确定,但阿甘的人生就如同他脚下的羽毛,连同梦想在空中飞舞。

同样出生遭遗弃的陈江河没有愤世,面对“逃亡”时的饥饿难耐,他仍然没有屈服。从火车偷偷贩卖物品,到同行残酷的商业竞争,陈江河面对挫折时的毅力就和阿甘一样,不回头、不低头,艰苦创业,一路向前。陈江河说,他就是一根轻贱的鸡毛,而这根“鸡毛”却靠着端正的三观,乐观正面的阿甘精神,不怕苦、不怕累,坚定不移地书写着属于他的商业蓝图,也让代表义务商人精神面貌的“鸡毛”飞向了辽阔的天空。

问题投诉